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
誠信歡迎,以文會友,交流共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银生,笔名犁白,多宝居士。1961年5月出生于湖北襄樊,十二岁始习书画,以黄宾虹大师技法为日课,兼临仿古山水画,得到王文芳、方谷、金云等老师的指点。擅长山水、画鸟、工写兼备。逐步涉猎书法,曾以颜体、魏碑为日课,临池不缀,先后临习有《勤礼碑》、《爨宝子碑》、《龙门二十品》、《兰亭序》兼学王铎行书、苏东坡行书等。1985年至今,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、省、市书画展。 2003年中央电视台二频道、湖北电视台、襄樊电视台多次专题报道襄樊多宝居画廊的经营、书画、装裱等情况
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  

2014-08-09 15:12:32|  分类: 書畫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陈正义
  
  人生如果可以彩排,或许每个人的命运都将改写。然而,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许许多多的“如果”当中,身不由己,被命运之神悄然绑架,不知不觉走进了茫茫未知的旅程。前路,或许充满风雨,泥泞坎坷;或许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;或许,峰回路转,异曲同工……。多年之后,蓦然回首,心底总是装满了无限的感慨和嘘唏。
  
  43年前,一个16岁的少年,在特定的历史动荡时期,怀揣着对云南的美好向往,放弃了可以留在黄浦江畔的机会,挥泪作别故乡和亲人,登上了南下的知青专列,来到偏僻的沾益县盘江乡龙凤大队插队落户。一次偶尔的机会,他和爨书不期而遇,一见倾心。从此,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质的改变。在艰难的岁月里,他和爨体书法相依为命,不离不弃。一路走来,他将爨体书法不断继承和发扬光大,他的爨体书法入选第三第四届中青展,成了爨乡第一个中国书协会员、进入人民大会堂云南厅,蜚声中外。他,就是陈正义。
  
  2012年,正值花甲之年的陈正义在爨乡已收获了累累硕果,被誉为中国爨体第一人。回首往事,他无限感慨地说:“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,是爨神的呼唤。我的一生,冥冥之中,注定为爨而生,为爨而来。”
  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拜谒爨碑
  
  爨味童年
  
  儿时的陈正义生活在上海吴淞口对岸的三岔港。这里是东海、长江、黄浦江交汇的地方,美丽而富饶。因为他的姆妈在这里教书,才出生23天的陈正义就被带到农村寄养。于是,他有了一个乡下姆妈。乡下姆妈对他如同己出,倍加疼爱,虽然经济条件十分艰苦,仍节衣缩食,将他打扮得如同一个富家子弟一般。在乡下,陈正义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。吃锅巴饭、包谷麦片、爬树偷桃、下河摸虾、咀嚼人民公社的大锅饭、经受12级超强台风的洗礼。幼时的陈正义,被阳光暴晒得又黑又瘦,调皮得像滇金丝猴。曾有几次在河里摸虾时,差点送了小命。
  
  五岁时,母亲决定将他送回上海,从此开始了两地生活。上学在城市,寒暑假在乡下。在城里时,他想念乡下无拘无束的野性生活,而在乡下时,又想念城里的繁华热闹。在乡下人的眼里,他是大城市上海人,而在上海人眼里,他又被视为乡下人。这种似城非城,似乡非乡的童年生活,使陈正义的骨子里多了些与众不同的质地,雅中含野,野中含雅,如同他后来痴迷的爨体书法韵味一样。
  
  10岁时,陈正义开始学画。启蒙老师拿出一个彩塑大公鸡,让他画张写意画,参加国际少年美术展,这是陈正义第一次画国画。只见他挥毫泼墨,水、墨、色漫无边际地流动,满纸氤氲奇诡,如幻似影,看上去变化万千,什么都像,独独不像公鸡,白白浪费十多张宣纸。启蒙老师心疼的眼神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
  
  眼看展期将近,老师只好让他自由创作。陈正义欣然提笔,很快就画出了第二张作品:土红色的底板上,两排教室;一棵古老的大梧桐树上,挂着一个铁钟;一群乡下学生自由自在地跳绳、跳橡皮筋。陈正义给这幅画命名为“农村新气象”。十年后,当陈正义作为可以教育好的“黑五类”子女再次分工到某公社学校任教时,惊奇地发现,这所学校里的景象活脱脱就是儿时画里的样子。
  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
  偶结爨缘
  
  16岁那年,陈正义只是一名初中一年级的懵懂少年,就随着时代的浪潮,来到了云南省沾益县盘江乡龙凤大队插队落户。
  
  在盘江乡,陈正义一在就在了整整十年。这期间,他当过知青户户长、享受过一级劳动力的待遇、荣获过先进知青称号、全面导演了龙凤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革命样板戏《智取威虎山》全剧。
  
  1971年9月,陈正义有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可以回城的机会,去云南省电力局上班。当时的电力局属于军管单位,当他披红挂彩,满心喜悦、踌躇满志地来到省电力局时,却因出身成分问题,被军管领导坚决拿下了。就这样,陈正义失去了这次回城的机会,再次背起行李,拿着户口本和鲜艳的大红花,黯然回到农村,继续革命。
  
  1973年,人生的不幸再次降临。陈正义的慈母因病去世了,而被打为右派的父亲却还在皖北劳动改造。21岁的陈正义实际上成了孤儿,这给了他十分沉重的打击。但他并没有从此消沉下去,而是把全身心的精力放在了自己热爱的书法、绘画创作研究中,并取得了一定成就。
  
  1978年,陈正义因自己的书法绘画特长被调入沾益县文化馆工作,从此与爨结下不解之缘。
  
  一次偶尔的机会,陈正义在仓库的废纸堆里拾得一张《爨宝子碑》清末全拓本,就把它收藏了起来,偶尔的进行临摹研习,只是为了给自己的画题款。
  
  1982年,一次偶尔的机会,他把自己的一幅爨体书法作品《红豆生南国》被选送参加了云南省书法展。专家认为他的这幅爨体书法是一幅“有所创新、有所突破的佳作”。这给了他极大的鼓舞,没想到,首次参加书法作品展就获得了这么高的评价。1983年,当他了解到当时的广东省书协主席、爨体大师秦咢生用爨体为广州书写了上千块路牌,并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首肯时,陈正义激动万分,又感到十分惭愧。他没想到爨体书法竟然有如此高的地位,而在被誉为爨乡的曲靖,爨体书法却备受冷落,既没有值得一提的爨体书法家,也没有得到书法爱好者的热爱和研习。那为什么爨体书法会得到书法界和中央领导的青睐呢?这得从《爨宝子碑》和《爨龙颜碑》这两块爨碑的渊源说起。
  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爨体大观楼长联原创本
  
  《爨宝子碑》全称为《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之墓》;《爨龙颜碑》全称为《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县侯爨使君之碑》,简称为“二爨”。据研究表明,《爨宝子碑》于东晋义熙元年(405年)立,清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出土于云南曲靖县南杨旗田,咸丰二年(1852年)移至曲靖城内武候祠,1937年移到曲靖第一中学,今存曲靖市一中校园内。碑身长方形,通高1.83米,宽0.68米,厚0.21米。碑首半圆形,碑额题“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之墓”15字。碑文13行,每行7~30字,共336字。除最后一字缺损外,其余都清晰可辨。碑的主要内容是叙述爨宝子的生平、家世及其政绩,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。碑文系用骈体写成,文辞古朴高雅,音韵铿锵。爨氏为我国南方少数民族中的一个大族,爨宝子是爨部族首领,世袭建宁郡太守(今曲靖市)。《爨宝子碑》是云南边陲少数民族的首领受汉文化的熏陶,仿效汉制而树碑立传的。碑的左下方刻有清咸丰二年(1852年)七月南宁府邓尔恒隶书题跋六行,记载了此碑的出土和流传情况。
  
  魏晋是书法史上新旧书风的转换期,主要是隶书向楷书和行书转换。因此,新旧杂糅,楷隶相参,实难定其为楷书或者隶书,《爨宝子碑》便是这一时期书风的典型。《爨宝子碑》书体在隶楷之间,隶意浓厚,但结体却方整而近于楷书。 反映了汉字由隶书向楷书过渡的迹象,是研究中国书体演变的重要实物例证。
  
  此碑颇具个性,奇姿异态,稚拙古朴,拙中带巧,古气盎然。康有为在《广艺舟双楫》评曰:“端朴若古佛之容。”“朴厚古茂,奇姿百出”。“正书古石第一”。
  
  书法史上常将此碑称为“小爨”,与南朝爨龙颜碑并称为“二爨”。 《爨龙颜碑》,南朝刘宋孝武帝大明二年(公元458年)立。此碑是宁州刺史爨龙颜的墓碑,又称大爨碑,与爨宝子碑相比,此碑较大,字数亦多,碑高3.38米,宽1.46米。正面碑文24行,904字,背面题名三段,共313字。故称“大爨”。碑额呈半圆形,上部浮雕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下部正中穿孔,左右刻日、月,日中刻俊鸟(三足鸟);月中有蟾蜍。中题“宋故龙骧将军护镇蛮校尉宁州刺史邛都县侯爨使君之碑”。此碑在清道光六年,为金石家阮元出任云贵总督时,访求名碑于陆良贞元堡发现,命知州张浩建亭保护,并题跋。《爨龙颜碑》 现存陆良县城东南18公里的薛官堡斗阁寺大殿内。
  
  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爨体斗方 康有为绝句
  
  爨龙颜为当时雄踞云南东北部爨氏首领,世袭本地官职。碑文追溯爨氏渊源及本人的生平事迹,可补正史之不足。碑文为爨道庆所作。
  
  《爨龙颜碑》、《爨宝子碑》“二爨”是两块云南“南碑瑰宝”。《爨龙颜碑》立于南朝宋大明二年,比《爨宝子碑》晚五十三年,可以说这两块碑是同时代的作品。《爨龙颜碑》,碑文书法字体介于隶楷之间,书法风格独特,被称为“爨体”。碑文古雅,结体茂密,虽为楷书,却饶有隶意,笔力遒劲,意态奇逸,结体多变,是隶书至楷书过渡的典型。
  
  书家对它多有推崇。范寿铭:《爨龙颜碑跋》说:“魏晋以还,此两碑为书家之鼻祖。”康有为对此碑推崇备至,说此碑“与灵庙碑同体,浑金璞玉,皆师元常(锺繇)实承中朗之正统。”他在《碑品》中将爨龙颜列为“神品第一”,赞其“下画如昆刀刻玉,但见浑美;布势如精工画人,各有意弃,当为隶楷极。”
  
  1961年,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,碑刻类只有11个,其中二号为曲靖爨宝子碑,三号为陆良爨龙颜碑。
  
  “二爨”不但在国内享有具有如此高的地位,就连在国外也被视为奇珍异宝。就在邻国日本,就有两个专门研究爨体书法的机构,日本的孩子随手就能写出高水平的爨体字。曾有日本游客来到贞元堡村,对大爨碑顶礼膜拜,饱含热泪,久久不愿离开。
  
  在国内,广州“招商银行”的标志字体为爨体、《南方都市报》的报头为爨体,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广东、广西、天津等地都出版了爨碑的碑帖。
  
  身在“二爨之乡“的陈正义,心绪再也无法平静。1984年,他作出了人生中最大的决定:一辈子只做一件事——废黜百家,独尊二爨。他决心用自己的一生,研习爨体,发扬爨体。
  
  
陈正义:中国爨体第一人 转帖 - 犁白 - 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
  
  爨体人生
  
  就这样,陈正义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研习爨体书法之上,就连自己心爱的绘画都放弃了。
  
  自此之后,不论春夏秋冬,不论严寒酷暑,陈正义如痴如醉,日积月累,废弃的笔头和纸张,可谓汗牛充栋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1988年,他的爨体作品先后在中国书法类最权威的刊物《书法》杂志和日本的比赛中获奖。《青少年书法报》用头版作了介绍。同年,他与同道创办了书法函大,先后为数百名书法爱好者传习爨体,并独创了“正义教学法”。培养出了三个中国书协会员、三十个省级会员、近百人市县级会员、另有书法本科生二人、研究生一人。
  
  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常年的呕心沥血,陈正义耗尽了心血,熬垮了身体,终于病魔缠身,不得不自动脱离了学校,提前退休,赋闲家中,调养身体,但他仍没有放弃爨体书法研究,并不断取得累累硕果。
  
  1990年,他的作品首次入选全国第三届中青书法展后,他的作品先后10多次入展获奖,成为目前国内以爨体书法入选国展次数最多的书法家。因此,他被书法界誉为“中国爨体第一人”。2008年,他的爨体书法作品《大观楼长联》被选刻在人民大会堂云南厅上。
  
  虽如此,陈正义并不满足于自己已取得的成就。如何将爨体书法、爨文化向更高层次发扬光大,是他思考和努力的方向。为此,他提出了关于举办国际爨体书法精品展、建设爨碑亭及爨文化博物馆、编辑出版爨体系列丛书、爨字应作为曲靖城的标志、支持爨王行宫及爨王府建设、在曲靖师院美术学院开办书法本科等多项建议。
  
  在他的积极倡议和奔走下,引起了曲靖市委政府的重视。目前,投资2000万元的以爨宝子碑为基础的爨碑亭和爨园已正式动工兴建。
  
  眼下,陈正义正着手准备出版一套爨体丛书,其中包括《爨碑碑帖三种》、《爨宝子碑临摹与创作》、《爨宝子碑意临三种》等八本书。这八本书是关于爨体书法研究最全面、最系统的出版物,也是他30年来研习创作的结晶。这套丛书的出版,将奠定曲靖在研究爨体书法领域的权威地位。
  
  任何一个流派的发展和壮大,都离不开理论体系建设的支撑。构建爨体书法和爨文化的理论体系建设,是陈正义有生之年倾尽心血在做的一件事。“作品只能满足人们观赏,而不能将法理远播。只有理论才能惠及更多的人,才能将爨文化远播四海。”陈正义说。
  
  “爨”是什么?“爨”就是“窜”。窜来窜去,窜东窜西,窜天窜地,窜汉窜蛮,窜隶窜楷,窜行窜篆……,总之,无所不窜,无所不通。这就是爨体书法和爨文化的内涵和本质。爨体书法和爨文化体现的是爨氏统治时期多民族融合,各种文化相互交融和演变的过程。各种民族和文化在互通交融中,又各自保持着自己的特质,达到了一种和谐与大美。
  
  陈正义这样阐释他多年来对爨体书法和爨文化的研究和理解。
  
   梁峻豪
  
  
  
  
  
  
  
分类:爨氏书法 | 评论:0 | 浏览:2082 |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