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襄陽多寶居畫廊的博客

誠信歡迎,以文會友,交流共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银生,笔名犁白,多宝居士。1961年5月出生于湖北襄樊,十二岁始习书画,以黄宾虹大师技法为日课,兼临仿古山水画,得到王文芳、方谷、金云等老师的指点。擅长山水、画鸟、工写兼备。逐步涉猎书法,曾以颜体、魏碑为日课,临池不缀,先后临习有《勤礼碑》、《爨宝子碑》、《龙门二十品》、《兰亭序》兼学王铎行书、苏东坡行书等。1985年至今,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、省、市书画展。 2003年中央电视台二频道、湖北电视台、襄樊电视台多次专题报道襄樊多宝居画廊的经营、书画、装裱等情况

周汝昌谈书法(6)  

2010-07-17 16:57:19|  分类: 書法欣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导之则泉注 顿之则山安  

周汝昌  

孙过庭著《书谱》,犹有六朝遗绪,以四六骈俪行文而研论文艺的精髓奥秘,洵为千古名作。正因如此,他也注重文藻,讲求格律,所以当他自叙心得时,说出一串“重若崩云”、“轻如蝉翼”、“纤纤新月”、“落落众星”之类譬喻修辞。学书者若只看这类文词,实于笔下无补;倒是应该留心:他在这一串辞藻“空言”中,却流露出两句话,值得体会,即“导之则泉注,顿之则山安”。其中“导”与“顿”这两个字,更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写字如行文,笔有畅有涩,有疾有徐,有顺有逆,有放有收。就看《书谱》本身,也十分清楚:开头“夫自古之善书者,汉魏有钟张之绝,晋末称二王之妙……”字又小,笔又滞,风采无多,沉思尚永。及至中幅,乃有“泉注”之致,文既清疏,笔亦跌宕,是有以“导之”之境也。

    这个“导”,好比“顺势利导”的导,导的“背后”有个“势”在。这就是当行文写字进行到一个适意而顺手的地步,则发生了一种文势与笔势——此势与形体姿势无关,是一种“气势”,无形而有迹,不睹而生风者也。

    当感觉上有了这种“势”的苗头,要善于体会,加之利导——即能文思汩汩,笔致翩翩,衔联而来,逢迎不暇——艺者之一大乐境。

    那么“顿”又何来?音乐谱律,必有“抑扬顿挫”。我曾为一名著名女曲艺(鼓书)家讲这四个字,她对“抑扬”还能分晓;讲到“顿挫”,就不懂了,有点儿茫然,要我举例——这可不大好办了。

    当然,谁都明白,顿是停住。这字义无多深奥可言。关键是“导”、“顿”的关系。比方,驷马骏蹄,疾驰平野,突然勒住;黄河之水,一泻千里,其势难当,而忽到龙门——也未必与“山安”相合。我只记得一个境界:老北昆著名武净侯益隆(《嫁妹》是一绝),他演金兀术,黑面钩金,二目炯炯如电,盔甲大刀,由“上场门”一揭帘,疾行似一阵旋风,来到台口,猛然单腿“戳”住!——此时此刻,无声无息,几乎有“小一分钟”的感觉,说什么“纹丝不动”的陈词,就太可笑了,那简直让我疑心他变成了一座泥塑的木雕的庙中偶像!

    这才叫“顿”,才够个“山安”的拟喻。

    行笔亦有此境,顺畅涓涓,如流泉之注于涧溪,是一乐境,然而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;一纵一擒,艺家之理。只会导,则了无余蕴,便有寡味之虞,一隅之虑。其实,导易而顿难。顿非随意乱停,顿必有节,一如乐曲。真能“顿”得好的,实未多逢。

    在书法上说,导顿之理,既在一个字的笔画之间,也是同一道理,无待烦言了。

诗曰:

导如泉注顿山安,

艺事从来识最难。

悬崖勒马非佳喻,

厚重庄严在此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